韩老手迹
推荐内容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典型验案 >

滑胎三则

时间:2017-01-10 23:3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案一:赵某,女,40岁,某部队干部家属,1972年10月5日初诊。
病史:患者15年前妊娠50天,因随军来哈尔滨不便,行人流术。术后调养不当,经常头晕,腰酸,疲劳,自用肾气丸等药。以后十几年中,先后怀孕5次,都在3个月左右无任何缘故而发生自然流产,已不想生育,却又怀孕,现停经47天,尿妊娠试验阳性。经友人及家人的劝说又动保胎之念,故求医治之。问其现症,腰痛如折,头晕目眩,视物不清,手足心热,夜晚加重,大便2~3天一行,略干,舌淡红,脉细。
诊断:滑胎。
辨证:证属肾精不足,阴虚内热,扰动胎元所致。
治法:清虚热,兼补肾气,固冲安胎。
方药:熟地黄20g,生地黄20g,白芍20g,枸杞子20g,何首乌15g,阿胶(烊化)15g,银柴胡20g,地骨皮20g,青蒿15g,狗脊20g,续断20g,龟甲15g。7剂,水煎服,每日1剂,早晚分服。
二诊:一周后腰痛、手足心热有所缓解,大便1~2天一行,不干。余症仍见,舌脉如前。嘱咐家人,让病人多食水果、蔬菜清淡之品,忌食辛辣,尽量减少活动,并要保持心情舒畅。
熟地黄20g,生地黄20g,白芍20g,枸杞子20g,何首乌15g,阿胶(烊化)15g,银柴胡20g,地骨皮20g,青蒿15g,狗脊20g,续断20g,龟甲15g,决明子20g,菊花20g。水煎服,每日1剂,早晚分服。
三诊:11月6日。自述头晕目眩、视物不清基本消失,惟觉周身无力,腰酸,脉滑而细。知其热势已去,正气不足为之。
熟地黄20g,生地黄20g,白芍20g,枸杞子20g,何首乌15g,阿胶(烊化)15g,地骨皮20g,狗脊20g,续断20g,龟甲15g,决明子20g,菊花20g,黄芪25g,杜仲20g,桑寄生20g。水煎服,每日1剂,早晚分服。
四诊:11月29日。患者在家人陪同下来院就诊,现已停经3个半月,诸症悉除,近日出现乳胀,切其脉象滑而有力。建议进行超声检查,结果提示:宫内见胎动,胎心良好。全家甚是喜悦。嘱其再服汤药10剂,而后用保胎丸,每日3次,每次1丸,连服1个月,方可保其无恙。1973年5月26日剖宫产下一女婴,母儿平安。
【按语】 此案属婚后数堕胎者。因屡孕屡堕使肾气大伤,阴血大亏。阴虚生内热,热伏冲任,损伤胎元,故而滑胎也。胎儿居于母体全赖气以载之,血以荫之,气阴两伤,胎无所养则堕矣。该患者初诊时,虽以肾虚为本,但见阴虚血热为急,热邪煎烁津液,扰动血室,伤及胎元。故首当清虚热为先,兼以补肾固冲安胎。三诊时,热势已去,惟见正气不足,则在原方中减去清虚热之青蒿、银柴胡,增强了补肾益气安胎之药。韩氏指出治疗疾病切忌以一方一法治之,要掌握病证,随证加减,尤其对于胎产之疾,更应慎之又慎。患者一经出现阴道下血,腰痛等症,便应采取积极的防治措施,防止病情进一步发展。
案二:许某,女,29岁,无业,1982年3月初诊。
病史:患者停经50余天,近日无明显诱因出现阴道少量下血,色泽淡红,质稀,同时小腹有坠痛感,婚后曾出现过4次自然流产,多发生于妊娠2~3个月。就诊时患者精神比较紧张,面色白,语声低微,倦怠乏力,头晕,厌食,时有恶心、呕吐;舌淡润,苔白滑,诊其脉滑而无力。
辅助检查:尿妊娠试验阳性。
诊断:滑胎,胎动不安。
辨证:证属气血虚弱,冲任不固所致。
治法:益气养血,固冲安胎。
方药:人参10g,白术15g,黄芪20g,熟地黄20g,白芍20g,阿胶15g,竹茹15g,升麻10g,续断20g,菟丝子15g,煅牡蛎20g,炒地榆30g。7剂,水煎服,每日1剂,早晚分服。并嘱患者绝对卧床休息。
二诊:患者阴道流血于服药第5天停止,余症减轻,因患者精神过度紧张,致睡眠欠佳,梦多易醒。嘱咐家人做其思想工作,减轻患者紧张情绪。
人参10g,白术15g,黄芪20g,熟地黄20g,白芍20g,阿胶15g,竹茹15g,升麻10g,续断20g,菟丝子15g,煅牡蛎20g,酸枣仁15g,珍珠母15g。7剂,水煎服,每日1剂,早晚分服。
三诊:患者精神状态明显好转,睡眠稍稳,身体略感倦怠,脉较前有力。
人参10g,白术15g,黄芪20g,熟地黄20g,白芍20g,阿胶15g,竹茹15g,升麻10g,续断20g,菟丝子15g,煅牡蛎20g,酸枣仁15g,合欢花15g。15剂,水煎服,隔日服1剂,早晚分服。
该患者于当年11月份,在本院正常产下一男婴,母子健康,合家欢喜。
【按语】 患者因反复流产而致体内气血两虚,中气下陷,气虚胎失所载,血虚胎失所荫,冲任不固而致屡孕屡堕,正如丹溪所云:“阳施阴化,胎孕乃成,血气虚乏,不足以荣养其胎,则自堕,譬如枝枯而果落,藤萎则花坠。”“血从阳化色正红”,因气虚不化,则血色浅淡;气血不足不能上荣于面,则面色白;中气不足,故头晕,语声低微,倦怠乏力;胞脉失养,则小腹坠痛;舌脉均为气血两虚之征。治以四君补气,四物养血,配黄芪、阿胶助补气养血之力,因其屡孕屡堕故而加升麻,取其升提、补益中气之意。方证相合,而获全效。
案三:王某,女,28岁,1991年12月初诊。
病史:该患者婚后1年,近足月顺产一男婴,婴儿存活2天。以后4年内连续发生堕胎、小产4次,一般发生在妊娠7、5、3个月之间,每次滑胎月份逐渐提前。曾经中西医多处医治,效果不佳。查男女双方染色体无异常;母儿血型无排斥现象;宫颈、子宫正常。末次发生在1990年5月。近1年余,一直避孕。其患形体虚胖,动则汗出气喘,平素腰酸,头晕耳鸣,记忆力减退五心烦热,口干少欲饮水,大便秘结,舌红苔薄,脉沉细。既往月经尚规律。
诊断:滑胎。
辨证:证属肾气不充,精血亏损所致。
治法:预培其损,补肾填精。告知患者,暂避孕数月,先予中药调治。
方药:熟地黄15g,续断15g,桑寄生15g,山药15g,杜仲15g,白芍20g,五味子15g,地骨皮15g,牡蛎20g,阿胶(烊化)15g,龟甲20g。7剂,水煎服,每日1剂,早晚分服。
二诊:1992年1月5日。患者自诉腰酸、汗出、五心烦热等证明显好转,仍有头晕耳鸣,口干,大便秘结,舌脉同前。
熟地黄15g,续断15g,桑寄生15g,山药15g,杜仲15g,白芍20g,五味子15g,地骨皮15g,阿胶(烊化)15g,龟甲20g,麦冬15g,枸杞子15g。水煎服,每日1剂,早晚分服。
三诊:1992年 1月20日。汗出、五心烦热已除,口渴不甚,大便通畅。惟有腰酸、头晕未解,并时有乏力之感,舌淡红,脉缓而无力。知其标证已去,本虚已显。应以扶正为主。
熟地黄15g,续断15g,桑寄生15g,山药15g,杜仲15g,白芍20g,五味子15g,阿胶(烊化)15g,龟甲20g,枸杞子15g,女贞子15g。水煎服,每日1剂,早晚分服。
四诊:1992年2月7日。诸症悉除,无所苦,月经于2月2日来潮,询问何时可以怀孕。告知再进月余,并以自然现象喻之:“欲要花枝叶茂,土壤须要肥沃。”该患者遵医嘱又服30剂。
五诊:1992年3月21日。患者告之月经过期半个月余,择食喜酸,恶寒,倦怠,切其脉象略滑缓,舌尖偏红。此乃受孕之象征。由于该患者以往发生多次流产,且月份较大,故需长期治疗,韩老为减其患者久服汤药之苦,令汤丸交错服用,投一料草药,为细粉末,蜜炼成二钱重丸,每次1丸,每日3次。汤方仍以补肾填精,固冲安胎为原则,随证加减,隔日1剂,早晚服,并让其放松紧张的情绪,视病证变化再诊。其患因盼子心切,十分配合治疗,遵医嘱服用至孕后28周时,告其可以停服药物。但患者恐惧发生早产胎儿不能存活的现象,坚持药物防治,故又嘱咐再服15剂,每周2剂,1剂服两天。
1992年11月28日患者来院进行产前检查,超声提示:妊娠38周,头位,双顶径91mm,胎心142次/分,胎盘成熟度Ι级,羊水最大径40mm,正常单活胎。12月10日顺产一男婴,婴儿体重7.8斤,哭声响亮。合家为得四世同堂而大庆。
【按语】 此案婚后5年,数次堕胎,且时间逐渐提前,以致精血暗耗,肾气亏虚。正如《景岳全书》言“屡见小产、堕胎者,多在三个月及五月、七月之间,而下次之堕必如期复燃”,对其病机,汪石山云:“胎堕太多,气血耗甚,胎无滋养,故频堕”。据其病证,当以“预培其损”为原则,益肾填精,调理冲任,待气血充盛,肾气坚固之时再思孕育,孕后积极保胎,避免精神过于紧张,保持心情舒畅,慎起居,避风寒,孕后前3个月禁房事,劳逸适度,方可保母婴安康。
(责任编辑:admin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