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老手迹
推荐内容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学术特色 > 临证经验 >

韩百灵教授治验三则

时间:2014-07-07 10:04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病案一:调肝汤治疗不孕症 
    坂本志计子,女,年四十许,已婚,日本专家,1976年夏初诊。
    病史:婚后12年未孕,夫妇双方均做过生殖系统检查,已排除器质性病变,唯女方子宫稍有后倾,虽经日本、中国许多著名妇科医生诊治仍无奇效。今求子心切,欲借中医神力,遂其夫妇夙愿。诊查:望其形体不丰,面色暗滞,神情抑郁,舌苔微黄;询知平素急躁多怒,经期乳房胀痛,月经按期,血量涩少,色紫黑成块,呃逆便结,手足干烧;诊其脉象弦涩有力。
    辩证:四诊所见,证属肝郁不孕,乃肝郁气滞,疏泄失常,胞脉受阻,以致不能摄精成孕。
    治法:疏肝解郁,理血调经。
    方药:百灵调肝汤加减。
    当归15g,赤芍15g,川牛膝15g,川芎15g,王不留行15g,通草15g,川楝子15g,瓜蒌15g,丹参15g,香附15g,皂角刺g。3剂,水煎服。
    二诊:进药3剂后,自觉食欲不振,体倦乏力。又加白术、山药各15g健中实脾。
    三诊:再进药3剂,诸证减轻,饮食有味,乳胀消失,但现腰痛不适。遂守原方减瓜蒌、皂角刺,加川断、桑寄生各15g,嘱其久服。
    1977年,大石夫妇在黑龙江大学任教期满返回东京。翌年夏天,大石夫人产一女婴,取名大石花,借松花江的“花”字,祝愿中日友谊源远流长。
韩老认为肝郁肾虚是导致妇女不孕的主要原因,治疗不孕症,韩老提出,贵在调经,其具体方法有调肝、补肾、化痰等法,王清任更有逐瘀一说。故韩老治疗本案紧锁“肝肾”二脏而立法,疏肝之郁,补肾之虚。古有,天地以阴阳化生万物,男女本阴阳和而生长。男女交媾必聚精养神,清心寡欲,才能交而孕,孕而育,育而为子。若不知持满,不时御神,思虑无穷,耗气竭精,则心火伤而不降,肾水亏而不升,上下不交,水火不济,阴阳失调,焉有生育之理乎?这些认识为后人辨治不孕症提供了借鉴。
 病案二:温肾助阳治疗滑胎
     陆某,系某厂工人,年28岁,结婚5年,妊娠4次,每当受孕3个月左右,无故流产,经医医治不效。1973年夏,经其邻人张某介绍来门诊就医。
首先问其病由,据云:婚前身体健康,月经正常。婚后不到5月初妊,未足3月间,无故流产。初不以为故,继而接连发生3次流产,所以求医调治。有以为血虚气弱,胎失所养而堕,投以补血益气之方,有以为脾虚中气下陷,气不载胎而堕,投以健脾益气升陷之方,有以为血海伏热,热损胎元而堕,投以清热凉血之方,汤丸约服百余剂,未见效果,其家人均以为不治之症。
    余望其面色晦暗无泽,唇舌淡润,精神疲惫,听起语言低微而细,呼吸气弱;间其病情,头眩健忘,腹冷肢寒,月经清浠臭腥,白带清稀如水,腰酸腿软,尿频,夜间尤甚,四肢不温,六脉沉弱无力。
    根据证候分析,当属肾阳不足,命火虚衰,冲任不固,孕后肾气愈虚,故胎无所倚附而堕也。予以温肾益阳,调补冲任之方:熟地15g,山药15g,五味子10g,菟丝子15g,巴戟天15g,故纸15g,杜仲15g,川断15g,寄生15g,赤石脂20g。嘱服数剂。
    半月后又来就诊,问其病情均较好转,望其神采奕奕,诊其脉象弦滑而缓,知其脾阳已生,肾气渐复,仍守原方加人参10g,白术15g以健脾益肾。并嘱其以此方配制丸药久服。
    过两月后又前来就诊,问其病情,称服药后月经已50余日不通,但觉头眩倦怠,心烦呃逆,诊其脉象滑缓,关脉尤甚,知其怀孕无疑;嘱其照方每周1、2剂,并告诫房事,可保无虞。1974年秋顺产1男婴,其家皆大欢喜,于1976年又生1子。
    病案三:清热解毒化瘀法治愈胞宫内痈
    李某,女,年30许。
    病史:经省、市各大医院确诊为“急性盆腔炎”。据患者自述,产后五六日恶露涩少,继而点滴不下,小腹硬痛,手不可近,按之有鸡卵大包块,发高热达39℃以上,曾注射各种抗生素和内服解毒化瘀药,但体温持续不降,小腹疼痛加剧,包块日以益大,又服活血化瘀中药数剂,亦无效果,故转院医治。望其面色深红,唇舌紫暗而干,苔黄燥;听其语言壮力,呼吸气促;问其现状,称心烦不宁,食入即吐,口苦饮冷,大便不通,小便如茶,身有寒热,小腹刺痛,阴道不断流出污浊之血,恶臭难闻;按其小腹有硬块如儿头大,稍按即痛不可忍;切其脉象弦滑而数。体温40℃。
    辨证:据脉症分析,时值炎热季节,产时亡血耗气,子门大开,邪毒乘虚而入,而致恶血当下不下,蓄积胞内,毒血相搏,蕴结日久,遂成“胞宫内痈”,故诸症若斯。
    治法:清热解毒化瘀。
    处方:双花25g,连翘15g,大黄5g,丹皮15g,桃仁15g,公英20g,地丁20g,生石膏20g,三棱10g,莪术10g,甲珠15g,黄柏10g,乳香15g,没药15g。水煎服,两剂。
    二诊:服药后一日内腹痛加剧,阴道流出大量恶臭脓血,便下燥屎数枚,小溲浑赤,体温降至37℃,口干不甚渴,饮食稍进。诊其脉象弦滑稍数。知其胞内余脓未尽,败血未除,仍以前方减生石膏,加姜黄15g以行恶血。
    服药后诸症缓解,又拟益气养血之方以善后,痊愈出院。
(责任编辑:admin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